彩票资讯-www.q267.com

最好听的队歌!最牛叉的球市!这里万人通宵排队抢票



网易红彩 2019-04-19 15:14:18

“我是成都人,我永远是那支全兴的铁杆球迷。前几天路过成体中心,熟悉的地方,仿佛回到20多年前,人声鼎沸。那一声声‘雄起’还在我耳边环绕,不禁热泪盈眶。”

最好听的队歌!最牛叉的球市!这里万人通宵排队抢票

94年观众场场爆满的成体

对于成都人,对于川蜀球迷,全兴不单单是一个队名,更留存了一代人的记忆。一袭黄衫、一声雄起、一座成体,乘着时光机,仿佛一下子回到了那个影像斑驳的年代。

【金牌球市】

25年前的每个周末,四川成都体育中心上空都会响起整齐划一的歌声。刚刚吃完火锅,满头大汗,老甲A比赛马上开始。四川全兴队在场上进行最后的热身,主教练余东风紧张地观察着场上的每个细节。热情比火锅还辣的球迷们也没闲着,几万人用“川普”喊着全兴队的队歌……一个汗流浃背的夜晚马上开始,那是四川球迷最骄傲最幸福的时刻——

中国足球职业化的起点,正是开始于四川成都。1994年,中国足球正式开始职业化,老甲A联赛的开幕式在四川成都体育中心举行。毫无疑问,那是中国足球永载历史的时刻。万众瞩目的开幕式结束后,四川全兴队迎战“十冠王”辽宁队。中国职业联赛的首球也是由全兴队打进,魏群成了这一记录的缔造者。

最好听的队歌!最牛叉的球市!这里万人通宵排队抢票

魏群

从比赛开始的哨音吹响,全兴队球员根本不可能在场上互相呼喊。每一个时刻、体育场内的每一个间隙都被四川球迷的呐喊声所充满。由于联赛扩军,川足得以征战第一年的老甲A,四川球迷因此格外兴奋。 “黄色旋风卷席全国,黄色旗帜映衬中国足球,那会报纸上永远是这样的标题。那个时候,我们是多么地骄傲,我们为我们是四川人,我们为我们是西部足球的代表而高昂着头颅。”

最好听的队歌!最牛叉的球市!这里万人通宵排队抢票

雄起

老甲A的揭幕战全兴主场战平辽宁队的后,全国上下的体育媒体都在争相解读一个词汇——“雄起”。辽宁队将士那场比赛一开始根本无法投入比赛,除了让人胆怯的声浪之外,所有球员都很困惑——“雄起”到底是什么?当时四川全兴队的主帅余东风这样解释:“那个时候‘雄起’应该起源于川东,比如说我们那的两个小孩在在打架,旁边帮的人就在旁边说:‘别怕别怕,雄起雄起’”。“雄起”二字的气势,根本不是“加油”可比。正是在1994年,“雄起”通过老甲A向全国蔓延。

联赛第9轮,“升班马”四川全兴一度排名老甲A第一。那时候重庆没有顶级球队,成千上万的重庆球迷早已经按耐不住,一到周末,重庆大批的球迷就会结队包车前往成都观赛。“你不晓得哦,那个时候看球的人多的啊,好哈哦。老老少少,带起娃儿的,那是把人民中路挤爆了的。每次我跟哥们儿几个专门买起车票跑到成都看球,还是多辛苦的,到现在想起来都很怀念,在球场的那种感觉,我到现在都忘不了,太震撼了。”重庆球迷“巴山罗本”(网名)至今回忆起去成都观赛的情景,仍旧十分激动。

最好听的队歌!最牛叉的球市!这里万人通宵排队抢票

姚夏

不知不觉,“嫁人要嫁魏大侠,生儿要生小姚夏”这样的口号,早已经传遍了四川的大街小巷。老甲A第一年,四川全兴掀起了疯狂的“黄色狂飚”,场场爆满的成体更是让四川“金牌球市”的名号应运而生。整个赛季下来,四川全兴队场均4万的上座率冠绝甲A——这个数字放在今天的中超,也仅有天体与工体能与之相媲美。

别说对手了,就连四川全兴都有队员直言:“我们打过很多比赛,见过的阵仗也不少了,但是一走进成都体育中心,腿肚子都紧。”很多客队球员一踏进成体,立马慌了神,半天无法进入状态。

【成都保卫战】

第一年以“升班马”身份征战甲A,四川全兴最终获得第六名。第二年,四川省分管文体的副省长徐世群,亲自莅临全兴赛季前的誓师大会。在誓师大会一番激昂陈辞后,徐世群突然转头问旁边人:“全兴一年打多少个主场?”下边人答:“11个主场。”徐省长慷慨下令:“那,我们怎么也要拿下10个主场吧!”

最好听的队歌!最牛叉的球市!这里万人通宵排队抢票

全兴训练

“二年级生”很难打的规律,从甲A第二年就有迹象。那个赛季开始前,四川全兴队头号球星马明宇转会广东宏远,两名外援谢尔盖和伊戈尔为了加薪,不惜闹矛盾离队——球队因此元气大伤。自第9轮胜辽宁以后,四川全兴连续7轮联赛未获胜绩,仅积10分,一度排名榜尾。

1995年9月24日晚,全兴队主场输给申花后,4万球迷终于失去了耐心。于是,又一个中国体育届的新词出现了——“下课”!这是中国职业足球场内第一次出现“下课”这种说法。重压之下,少帅余东风主动请辞,但被俱乐部挽留。多年以后,余东风回想起来倒是比较释然,甚至还表示自己怀念那全场4万人齐喊下课的激情岁月。他说过:“‘下课’这个词,总比‘下台’要好。下了台想上台就难了,而下了课,不是可以再上课么?”

余东风继续“上课”,但“上课”的的地点已经变成了悬崖边。其实一只脚已经悬空在万丈深渊里了,最后两轮不全取六分,四川全兴将降入甲B。

四川全兴队的保级对手青岛海牛最后两轮只需取得一分就可以上岸,而全兴队倒数第二轮,正是在主场迎战青岛海牛。姚夏回忆说:“回到主场打青岛,那时候真的紧张。我记得比赛前一天,我们看了一场甲B联赛。看完比赛,李晓峰对我们说,我们千万不能降级啊,你看看甲B的那些球场好烂,哪里能踢球嘛。”

最好听的队歌!最牛叉的球市!这里万人通宵排队抢票

吉林观众打出“保卫成都”

四川全兴生死存亡之际,《成都晚报》在头版头条的位置用加黑粗体打出了“成都保卫战”几个大字。四川球迷积极响应,成都一票难求。为了亲自到场与全兴队共进退,很多球迷搭着行军床提前3天就在体育场外通宵排队买票。这不仅让人想到灾荒年间抢粮食的场景,为了避免出现群体性事件,全兴老总杨肇基站在两张桌子搭起的高台上,高喊“群众同志们,我保证你们都能看到比赛”,下面直呼:“全兴雄起,全兴万岁”。

1995年11月12日下午,四川全兴队将士乘大巴前往成体,车过红照壁,这个地点离体育中心还有相当的距离,但早已经遍地球迷。大巴行进的速度突然减慢,球迷们朝着大巴疯狂的喊:“踩扁青岛!踩扁青岛!”

魏群没有掀开大巴窗帘,他捏着一个矿泉水瓶——有些兴奋,又似乎在不自觉的颤抖。赛前看到记者拿着那张封面写着“保卫成都“四个大字的《足球报》,魏群脱口而出:“够劲,我觉得我是拿着机关枪在战场上一样。”

比赛开始的哨音吹响,四川球迷开始了一趟过山车之旅。四川队主场率先获得点球,翟飙主罚,“那种感觉,把球码在那个点上,站在那个罚球的地方,整个全场有四万多人,我耳朵里听不见一点声音,可怕在这儿。” 翟飙罚进点球,获得了解脱。

不久,杨为键打进一记世界波为青岛海牛扳平比分,现场球迷回忆说:“现场差不多也有6万人,但是沉默得就像停尸间。我估计也有少数青岛球迷,但是他们也不敢吱声啊。”

成体死亡般的压抑并没有持续多久,一分钟之后,姚夏就打进了反超比分的进球。时隔多年,很多四川球迷仍旧觉得——那是生命当中最漫长、最煎熬的一分钟。

因为比赛过于紧张刺激,有4名四川球迷在观赛时昏倒,被送进了附近的成都市第三医院,其中就有一位时任副省长的夫人。

最好听的队歌!最牛叉的球市!这里万人通宵排队抢票

姚夏第一个进球(全兴VS青岛)

最好听的队歌!最牛叉的球市!这里万人通宵排队抢票

姚夏远射绝杀(全兴VS青岛)

千钧一发之际,姚夏梅开二度帮助四川全兴3-1击败青岛海牛,将保级的希望延续到了最后一轮。后来,姚夏和为青岛海牛扳平比分的杨为键在青岛重聚,姚夏告诉杨为键:“要不是我把那个球扳了回来,你走不出成都。”

比赛结束后夜已经深了,很多球迷根本没打算回家,他们从看台直奔购票窗口。倒数第二轮比赛结束在11月12日晚,最后一轮的票要在11月14日午间才开售。这意味着球迷要露天熬两个通宵,当时是冬天,天上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即便这样最多的时候有将近一万人在排队。

最好听的队歌!最牛叉的球市!这里万人通宵排队抢票

球迷通宵排队抢票

最好听的队歌!最牛叉的球市!这里万人通宵排队抢票

球迷熬夜购票

11月19日晚上,四川全兴的生死战开始。能够坐满4万人的成都体育中心,洪水一样灌进了6万多人,整个体育馆内没有一个角落是多余的。

赛季最后一个主场迎战八一队,“成都保卫战”被推向了终极高潮。赛前,主教练余东风掷地有声的在更衣室说了一句:“是男人就是死也要站着死!”

上半场比赛结束,比分没有任何改变,四川全兴队损兵折将:上轮比赛梅开二度的姚夏受伤下半场不能踢了,上一轮打进点球的翟飙跟余东风说自己也不能坚持了……余东风脱口而出:“没有什么退路可讲,你只有坚持只有上!”

中场休息,觉得自己无法坚持的翟飙,不得不寻求一些“自我激励”。翟飙一直觉得脖子上的玉佩能带给自己好运,比赛开始前他就试图佩戴“好运“比赛。但这是违规的,被裁判制止。

情急之下,翟飙将玉佩递给了场边自己熟识的记者许勇。“我赶紧在中场休息的时候,趁比赛官员不注意,将这个吉祥物还给翟飚。” 比赛还有十多分钟就要结束时,魏群在场上吼了一嗓子:“时间不多了,兄弟伙些搞紧整进去一个哈。”比赛临近终点,翟飚一记头球打破了僵局。许勇说:“下场的时候,翟飚扯着脖子上的玉佩冲向了我,我们两个激动地抱在了一起……”

最好听的队歌!最牛叉的球市!这里万人通宵排队抢票

翟飚制胜球(全兴VS八一)

翟飙的头球破门成为全场比赛唯一进球。在皮球越过守门员进入球网那一刻,看台上,一个名叫沈立新的球迷掩面而泣。这一幕也成了四川足球的经典时刻之一,许多年后也成为了央视时常回放的镜头。

最好听的队歌!最牛叉的球市!这里万人通宵排队抢票

哭成泪人的沈立新

说起这次流泪,沈立新没有任何不好意思:“乐极生悲,喜极而泣,不都是那么回事吗,我当时感觉就是很自然。”

因为这场比赛的重要性,当时四川电视台安排了几个人上看台,要求他们拍下进球后球迷的反应。据那天在现场的电视台转播指挥钟亦工回忆:“那天哭的人不止一个,但是拍下来的仅有他。”

很多男球迷在翟飙破门的瞬间也下意识脱衣庆祝,又跳又喊之余,还把衣服在空中甩来甩去。兴奋劲儿彻底过去后,一位球迷才发现自己闯了“大祸”——自己3000多的西服不知什么时候被谁的烟头戳了几个大洞,为了避免被老婆修理,他竟然赤裸上身跑回家,故作惊慌说自己遇到了劫匪。其实心里乐开了花,3000块在上世纪不是小数目,但在四川全兴保级成功目前根本不值一提。

但昂贵的西服扔了又舍不得,这个球迷灵机一动,索性将其剪成小布条,扎成一个精致的小拖把。3000块钱的拖把,全中国只有四川球迷有得起。与人吹牛斗富时这位球迷动不动就说:“晓得不?老子屋头拖把都是皮尔卡丹的。”

据统计,全兴保级的第二天,成都新婚的人数比日常提高了3倍还要多,而全兴酒那一年的销量比往年提高了10倍。

最好听的队歌!最牛叉的球市!这里万人通宵排队抢票

全兴队

1995赛季最后时刻神奇保级后,1997年马明宇回归四川全兴,与此同时,“山哥”黎兵也和马明宇一起从广东宏远转会四川全兴。

逐渐兵强马壮的四川全兴那几个赛季一直位居老甲A上游,1999赛季,全兴追加投入(号称达到4000多万),塔瓦雷斯入住全兴,四川队一度连续7周排名甲A第一,最终取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绩。

那个赛季,每一位四川球迷在球员谢场后仍旧久久不愿离去——

……

阳光照耀着全兴的旗帜,

旗帜闪耀着希望的光辉,

光荣的足球健儿重任在肩,

万千球迷为我们呐喊助威!

全兴将士万难不屈,

全兴的将士无坚不摧

……

他们一遍又一遍地在主场高唱全兴队歌,一遍又一遍的唱着最后几句。

时光蹉跎20载,四川足球流浪了20年,从四川冠城到成都谢菲联,从成都天诚到四川安娜普尔纳,川足一直都在,四川球迷也不曾走远。只不过对于后来者,球迷少了些许疯狂与热情,多了些许陌生与疏离。

或许,在四川老一辈的球迷心中,他们的主队一直从未变过——四川全兴。

正如开头那位老球迷所言:“真心希望有一天,不管过了多久,全兴这个名字还能出现在中国顶级联赛的名单上。到那一天,即使我80岁了,我也蹙着拐杖到成体中心大喊:雄起!四川!”